晓看着笔记型电脑萤幕,萤幕上正在播放的是一对男女正在以骑乘位性交的场面,喇叭上放出了男女交和的淫靡声音.「又射了!不行!我不行了!」在床铺上被女性压倒的男人不断哀嚎着,这已经是他的第三次射精.「投降了吗?才第一回合刚过两分钟而已呢.」坐在男人上的女人妖艳的笑着,那个女人长着飘逸的长髮,让健康男人无法转移视缐、带着可爱的两点粉红的巨大美乳,健康又成熟的美丽身材,以人类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大美人.「再好好忍耐一分钟的话,又轮到你可以进攻我的时间了喔,虽然肯定又只是一点用都沒有的爱抚就是.」女人嘲弄着身体底下的男人.「够、够了,我投降了.」男人在女方面前说出悲惨的投降宣言,但是并沒有感到非常屈辱的样子.「水仙姊姊,毫无悬念的压倒性胜利!」萤幕上跑过了一句跑马灯的留言,这是这个影片网站的即时留言功能,可以让正在做实况以及观众都有互动的感觉的功能.「对方根本就是故意上来输的吧,虽然说我也想这样做啦.」「不管是任何男人,看见这个淫魔姊姊都只有故意输掉的份啊.」接下来的几串文字都是也想要跟女人做爱的淫秽文字.晓看着影片中女子的美丽肉体,伸出手指触弄萤幕中女子的乳头.对于沒有女性经验的晓而言,眼前的场景是充满妄想的诱惑.这一个实况播放影片名字叫「水仙的BF竞技场」,是叫做水仙的女性实况主跟前来挑战的男人用性技决胜负的内容.由于沒有男人觉得自己会赢得了这女人,因此影片中几乎每次来挑战的男观众都是想要在战斗中触摸水仙的身体并且被她侵犯的变态.像这样的淫秽的实况影片本身并沒有特別的出色之处,唯一的亮点是实况主的身份是一位女淫魔.淫魔,那是以人类的精气为食,诱惑人类堕落使其破灭的神秘种族.她们全部都是能勾引人类性欲的俊男美女,以各式各样的方法诱惑人类与她们性交,并吸取精气,运气不好被吸盡精气的人类会当场死亡.人类社会一向是把淫魔视为敌对的存在,因此这样的实况影片是不应该出现在网路上的,水仙的影片一向是隐密的在网路上播放.而这样特殊的实况影片吸引了一批喜欢淫魔的特殊爱好者观看.「那么,接下来就是对败者的惩罚游戏时间.」水仙离开男人的身体,她的阴户流出了一抹白色的液体「你有什么特別想要的吗?」「沒、沒有,全凭水仙姊姊的意思.」男人躺在床上喘息着.「那就坐脸吧,惩罚内容就是要把你自己射出来的精液全舔干净喔.」水仙说,她记得这个观众当初说过他喜欢颜面骑乘的玩法.虽然淫魔是与人类敌对的存在,但是淫魔之中有一部分人为了能得到人类的信任,是只吸取人类一部份精气并不特別加害对方的.这个叫水仙的女淫魔,在实况影片的时候如果对方沒有特別要求的话,通常是不会吸取对方的精气,而且还会反过来以「胜利者」的名义来满足对方的被虐需求.因此得到了许多淫魔爱好者的喜爱.「如果能娶到这样的淫魔做老婆,每天都被这样榨精一定很爽吧.」晓心想着.水仙的屁股坐在男人的脸上,男人感受到女体的香气与自己精液臭味混合的骚味而再度兴奋起来.他双手按住脸上的臀部,拼命的舔拭着下体,对在电脑前观看的观众而言是非常淫靡的画面.「那么趁这个时间我来跟观众们来聊一下我的近况.」水仙趴在床上,将摄影镜头对准自己,无视压在自己下面的男人对着镜头说话「前一阵子都沒有开台让大家担心了,我在聊天室看到很多猜测呢.但实际上沒开台的原因是因为我在那段时间去学了新的能力.」萤幕上跳出了好几串「怎样的能力?」的字幕,观众们对水仙的近况都非常有兴趣.「可以瞬间诱惑男人的神技喔.」水仙指着自己的眼睛「只要跟男人四目相交,这个男人就会变得无法违抗我的状态,不管是怎样的命令都会照做的状态喔,但这能力只能作用在爱上我的男人,如果是对我沒什么感觉的男人的话,这个能力就只能变成一般的抛媚眼而已.」「好强!」「这种的我也有听过.」聊天室内跳出了好几串留言,淫魔不仅先天在体能上远远超越人类,后天还能学到各种操纵人类的神秘技巧,一直以来都是人类宿敌的存在.晓按着下巴沈思了一会,随即在键盘上敲字.在众多淫乱的留言中,跳出了「应该不是什么都听吧?有沒有其他启动条件?」的特殊留言.「哎呀?问发动条件吗?真是专业的问题呢.」水仙笑着说「本来是不能随便说的,不过既然是我的观众,就说一说吧.」「男人会乖乖遵守的条件,只有在我说出『命令』两字后,几秒钟内所说的话语.在这以外的话语男人不遵守或是不去感受也可以.就是像这样的发动条件.」「我也好想试着被命令看看!」聊天室跳出了无数的调侃字幕,而抛出问题的晓则是继续对萤幕沈思着.「呜嗯嗯……!」就在这时候,水仙底下的男人发出呻吟声.「哎呀抱歉,差点把你给忘了.」水仙将臀部挪开,让男人得以喘气一会,随后水仙的双腿夹紧,把男人的头钳在自己的身体下,然后坐起身体让身体紧紧压在男人的脸上.「估呜喔喔!」男人的头被紧压在棉被上,唿吸空间被女体的膝盖跟私处给压缩,陷入了无法唿吸的状态.男人发出悲惨的呻吟声,渴望空气的他拼命的抓住水仙的臀部想要扯开,但是却是完全移不动水仙的身体.「靠,这爽死了!」「要死人啦!」看见突然出现的淫秽场面,聊天室又是一阵留言洗版,而晓也在电脑前解下了裤子.「铃铃铃铃铃」就在这时候,晓的手机响了,晓关掉笔电的声音将电话接起来.随后才发现这并不是有人打电话过来,来是收到新简讯的铃声.简讯的标题上面写着「新任务」「给我任务吗?我记得我不是沒通过上次的意志力测试吗?」晓靠在椅子上心想着,点开了简讯的内容.晓点开手机中的简讯,内容提到了一处淫魔用来藏身的大楼,里面躲藏了约十馀名的女淫魔,有数名男人自愿当她们的的精奴隶,网路上还流传着她们做爱的照片,根据照片的背景做分析才找到这些淫魔的躲藏处.简讯内要求晓在明天去突袭这一栋大楼,将里面的淫魔全数歼灭.同时还必须让一名新人驱魔师陪同.这样的事情对晓而言也已经接过不少次,因为他已经是一个有五年资歷的驱魔师.驱魔师是人类在与淫魔对抗的漫长的过程中唯一能与淫魔对抗的职业,而晓正是其中的一员,平常以歼灭淫魔为主要工作,偶尔也会担任维持治安的工作.是隶属于人类政府组织的特殊战斗组织.将手机挂断的时候,晓看了一下笔电的萤幕,似乎在男人窒息之前水仙就离开了他.「真好啊,要怎样才能一起被水仙姊姊虐待呢?」电脑中的聊天室跑出了这样的留言,同时也有其他的留言附和了他.「这种事情还是想想就好了.」晓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发送后,随即关闭了网页.「久违的任务,得好好转换心情.」晓将自己床上了数本画有淫魔的淫乱书籍收拾起来,全数丢到一旁的柜子中锁上.然后拿出一个工具箱,开始摆弄起明天要用的工具.隔日,晓到了指定的集合地点,那是平常不会有人经过的天桥上.因为在开始任务前,要先跟电话中提到的那个「新人驱魔师」碰面.走上天桥,看见那里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未成年的少女,另外一个是全身用黑色大衣包覆住脸的高挑男子.「请问一下,你是……」以前晓碰过两次这种带新人的任务,一次是跟自己同年龄的年轻人,另外一个是从武术家转职成驱魔师的中年男子,他想这次应该也会是差不多的物件,因此晓向那个男子搭话.「新人驱魔师是我喔.」这时候,那个未成年少女说话了,她粉红色的俏丽卷髮跟连身的可爱洋装的打扮看起来像是时下流行的童星,不出声解释的晓很难想像她跟驱魔师有关连.「我叫做欣儿,这样这一位叫做银,在法律上是我的监护人,不要太在意他.」那个少女对着晓做介绍,黑衣男人沒有搭话,只是向对方点头应了一声.「怎么了?不相信我吗?」叫做欣儿的少女对愣住的晓问.「不是,只是你……」晓从沒听过有这种未成年的小孩是驱魔师的事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我把我的武器拿出来给你看的话,哥哥你应该就会相信我了吧.」欣儿说着,弹了一下手指.下一瞬间,四道物体带着柔和的光芒凭空在欣儿的身边浮现,四道光芒在空中幻化成四把不同的武器.「开什么玩笑!火剑、冰刀、风弓……不对,她把四种武器全拿了!」晓心想,讶异的神情也展现在脸上.出现在晓面前的,是驱魔师能跟淫魔对抗,全世界唯四种类的武装.它们代表着大自然的四大元素并幻化成武器的模样被人类量产而使用.这些武器虽然有固定的实体存在,却可以让人类自由的使其出现或消失,因此可以在用使用的时候像变戏法一样的唿叫它们.「看喔,我还能这样玩.」欣儿隔空操纵四只武器在晓的面前转圈圈,流畅的程度让小看呆住.虽然对驱魔师而言已经是日常生活常见的戏法,但让晓讶异的点是数量,这个小女孩竟然面不改色的一次操纵四只武器.即使是传说中的那位驱魔师顶多也只是一次操作两只武器,这个少女简直就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儿童啊.再加上,驱魔师的武器是由人类政府严格管理并配给给驱魔师的,一个驱魔师只能配给到一把武器,这个女孩光是能拿到四把武器就已经说明了她并不是个普通人物.「这样总该相信我了吧.」欣儿说着做了一个手势,四把武器停止动作并回归到她的身边,欣儿又弹了一下手指,四把武器凭空消失在空中.「接下来换哥哥表演给我看搂,听说哥哥你也会很了不起的绝技呢.」「跟你的比起来不算什么就是.」晓说着,做出了一个双手像是握住一个物事的手势,随后出现了一道光芒.欣儿看见了,那是一把斧的模样.驱魔师能使用的武器就是刀剑斧弓这四种,不会有在这之上的第五种武器,但是……「喝!」晓的双手一使力,硬生生扭断了斧头的斧柄部分.剩下的柄还在继续幻化着,晓继续控制那股光芒逐渐拉长,最后变成了一把朴素的长棍.「原来如此,武器在成型以前确实是还能用人类的力气折断.先是把不需要的刀刃切断,然后用意志力让柄改变成自己需要的长度,这么一来就变成了一把为自己量身打造的武器.真是有趣的用法呢.」「上头配给给我的斧头我怎样也用不习惯,最后就研究出了这样的使用方法.」晓说话的同时将武器凭空收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这用法很有趣.」「那么,你是欣儿对吧,你会使用扰乱气息的魔法吗?」晓问.「沒问题喔,所有驱魔武器的魔法我都会使用喔.」欣儿叫出了风属性的弓,晓感觉到空气的流动开始被人为的操纵改变.驱魔武器会授予人类使用特殊的能力,这也是为何人类能用驱魔武器跟淫魔抗衡的原因,其中风属性武器拥有幹涉气流的能力,透过气流的扰乱使淫魔无法嗅到人类靠近的味道,这就成为晓所说的扰乱气息的魔法.藉由扰乱魔法的协助,驱魔师们小心的潜入了淫魔所潜伏的大楼.「你应该还沒有实战经验吧,接下来就我一个人战斗就好,你小心跟在我后面保护自己.」晓对欣儿说着,将自己的武器唿叫出来,走进大楼当中.这里的淫魔选用人类沒在使用的废弃大楼做为藏身地,晓虽然沒在大楼上看见人影,但是却可以感觉到有人居住的气息.「有点奇怪……」晓将一样物事放进自己口中,随后.一阵凉骚的气息吹过晓的头顶.「给我退开!」晓大喝一声,驱魔武器的魔法产生作用,晓手中的棍棒中的一部分脱离棒子本身,朝敌人身上飞扑过去.「碰!」对方被迎面而来的子弹击中,掉落到地上,对方是一个女淫魔.地属性武器的特性是可以幹涉固体物的形状跟磁性,晓藉由让武器本身产生相斥的磁性使它会自动朝使用者想要的方向发射出去,在魔力的加速度加持下可以成为狙杀淫魔的利器.这时候,周遭躲在阴影处的淫魔从三个黑影朝他飞奔而来.「可恶!」晓大叫一声,想将棍子朝向地面,但是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由于速度上的差异,晓立刻被制伏在地上.「漂亮的捕捉到了.」一开始倒地的淫魔站了起来,在阴暗的灯光下可以看见她穿上了特制的防弹背心,这是设计来专门阻挡地属性驱魔师的武器用的.晓射出去的子弹击中了背心,因此她并沒有受到伤害.「哎呀?刚才还说我一个人就好了,结果一瞬间就被抓起来了呢.」欣儿说话时,其他的女淫魔才注意到这里还有另外驱魔师的存在.「啊,各位姊姊,我不会出手的.因为我只是受命令才会在这里,请当我不存在喔.」欣儿对着女淫魔们挥手,女淫魔们随即将注意力都回到了晓身上.其中一个淫魔用力的踩了晓的手掌,一吃痛晓只得放开武器,身旁的淫魔立刻将武器捡起.「你们对抗地属性驱魔师的阵型很熟练呢,该不会是有人在指点你们吗?」被淫魔制伏住双手的晓不示弱的说着.方才晓会这么轻易被制伏的原因,是因为一开始袭击他的淫魔是从天上攻击的,因此晓必须将武器往空中举来压制他,就在这同时晓就失去了利用魔法幹涉周遭地板的时机,才会这么轻易的被接下来从旁边沖上来的淫魔制伏.这是淫魔们设计用来专门对付地属性驱魔师的阵型,而晓也完全落入的陷阱当中.「呵呵呵,很聪明呢.负责给你任务的长官其实早就是我们的人了,所以就把你卖给我们了.乖乖的将你的精气全奉献出来吧.」拿着晓的武器的淫魔在晓的面前摆弄着他的武器.这样的阵型,一定是要知道前来的驱魔师是地属性才能有作用,也因此这一定是驱魔师内部有人跟淫魔勾结才有的结果.这时的晓手中已经失去了武器,如此一来就无法再使用驱魔师的力量,与普通人无异.「啧,只不过八个人而已,以为可以榨干得了我吗?」「呵呵,逞强什么,八个人一定能把你操到坏掉……咦?」淫魔把玩着武器时,发现这把武器上面并沒有斧刃的部分「这武器是怎么回事?」「快要败露了!不过知道人数就够了!」晓使劲让自己的头部挪动,然后从嘴中吐出一片东西,而他的右手也张开接下来了那样东西.按住他的手的淫魔想要反应却已经来不及.在下一瞬间,淫魔手中的棍棒弹射出数发子弹,几名淫魔闪避不及,包括刚才还在把玩武器的那名淫魔被子弹直接击中的头部跟心脏,当场死亡.「啊哈哈!晓哥哥这招好厉害!我从来沒想过武器还能这样用呢.」欣儿在一旁兴奋的鼓掌.晓吐在手中的,是武器成型前拆下的斧刃部分,他在让武器成型时将他缩小到可以含在口中的程度,随后刻意让自己被抓捕.淫魔们在确认自己的武器离开手中后就会放松戒心,但实际上,只要驱魔师的手中能碰到武器的一部分,就会被武器判定成「持有武器」,也因此晓可以隔空操作武器使用魔法.他等待躲在埋伏的淫魔全数出来后再伺机反击,如此一来淫魔对他安排的阵型就会不起作用,晓的魔法能将所有淫魔一网打盡!晓获得自由后,从倒地的淫魔身上接回了武器,在空中画了一个圆,此时淫魔还在活动的人已经剩下四人,其中两名还因为流弹受了重伤.晓主动朝受伤的淫魔攻击,对方使出最后的力气向后越想闪开攻击范围,但是晓连这一点也计算好,直接打向的女淫魔闪避的位置,对方被棍棒戳中了胸口,晓再施加磁力相吸的魔法,女淫魔的身体自动朝棍棒穿透过去,鲜红的血液从中喷出.「好厉害,晓哥哥修练的武术,也是完全预想对手是淫魔而安排的招式呢,这么一来这点人数对晓哥哥也不是问题了.」就如同欣儿所说,剩下的两名淫魔也轻松的被晓解决,最后终于只剩下了一人.就是一开始穿着防弹背心才得以躲开攻击的那一个淫魔.「抱歉,你们两位.」晓看着女淫魔,但却是对自己的同伴说话「你们两个人先离开吧,只有她……只有这个淫魔,我想要单独解决她.」「好吧,一切都听晓哥哥的,小银,我们回避下.」欣儿对着旁边的黑衣男子说着,两人迅速的离开战场.「怎么了?明明已经是单方面屠杀淫魔的战斗,却还搞得这么慎重?」对方的淫魔脱下防弹背心,同时无视着眼前的危机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难道说……你见过我?还是说……」「说来惭愧,我是你的忠实观众.」晓诚实的向对方说.「我想也是呢,沒想到连驱魔师里都有我的观众,真是太感动了.」那个女淫魔将内裤拉下丢到一旁,美丽的躯体就这样展露在晓的面前.站在晓面前最后的淫魔,就是在网路上播放BF战斗实况影片的淫魔,水仙.虽然按着晓的体能,可以马上杀掉她,但是当晓发现水仙的存在时,内心已经内强烈的爱恋给佔据,他虽然早就知道,但却想要压抑自己欲望的情绪的时候,这份挣扎有多么难受,连带着影响了身体的动作.而水仙也早就知道晓的心里变化,她知道淫魔光是靠近人类,所擅发的淫气就可以使人类无法理性思考,只能想着性欲的事情.于是她也改变了做法,改用淫魔最擅长的手段-性的诱惑来进行攻击.「那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呢?」水仙问.「第……」晓想压制自己的声音,但是完全沒有作用「第一天!我从第一天看你的实况就爱上你了!」驱魔师是人类培养出来专门用来消灭淫魔的职业,喜欢上淫魔这种事情不仅是在法理上不容,同时也是对全人类的背叛.「哇,这个……」水仙沒有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看样子这场战斗会很轻松的就胜利了呢「原来如此,你一定很痛苦吧,不被周遭的人理解,承受了轻蔑的眼光在活着呢.」「但是沒关系喔,水仙我不会伤害我的忠实观众的.」水仙举起自己的脚,上面的黑色过膝袜展现在晓的面前「过来吧,每个来我实况台的观众都可以拿走一件我的贴身衣物,来脱下我的袜子吧.」「抱歉,做不到.」晓紧握着武器,紧盯着水仙的身体,用全力克制着自己的欲望.「呵呵,好可爱呢,只是稍微诱惑下,光是要抑制自己的欲望就变得一动也不能动了.这么一来……」水仙将举起的脚放下,突然加速沖到晓的眼前「想闪避我的视缐也做不到了吧.」在这一瞬间,晓跟水仙的视缐完全对上了,看见水仙那漆黑而明亮的眼珠,晓感觉到脑袋被一道电流穿过,那一道电流迅速的支配了他的身体.「命令,现在丢下武器来舔我的袜子.」水仙举起脚对着晓说.水仙的能力,可以支配爱恋她、并且与他视缐相对的男人,这时候的晓沒办法违抗「命令」两字之后的句子.「呜喔喔喔!」晓想要抵抗,但是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他丢下了手中的棍棒以及刀刃,让武器完全脱离手中,抓起了水仙的脚底就贪婪的舔了上去.「真不像话呢,明明是驱魔师却这么顺从的在舔淫魔的脚底,身为驱魔师的任务都不管了,只要有女淫魔的脚底可以舔就好了吗?」晓对水仙的美腿特別着迷,由于是水仙现在穿着黑色的长袜更是增添那曲缐的美感,晓可以闻到脚掌上那淡淡的汗臭味,他大口的舔拭想将这味道全记下来.「命令,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水仙看见晓沒有回答,坏心眼的说着.「沒关系,只要能舔女淫魔的脚,我什么都幹!」晓再度无法掩饰自己的真心话,羞耻的台词不断脱口而出「如果能让我对着这双脚打一发,我死也甘愿!」「啊哈哈,身为驱魔师的忠实观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足控变态呢.像你这样的变态,就算我用脚踩死你,也会在临死前爽到射精吧.」水仙嘲弄着晓,同时观察着他的身体变化.「好啊,就照着你想要的,就让你闻着我的脚来一发吧.」水仙说.「不行……」「啊?」水仙皱起眉头.「绝对不行……对着你的脚手淫这种事情……」晓在舔舐脚底的同时说着.「都这种地步了,还沒有完全区服吗?」水仙叹了一口气「命令,现在拉下自己的裤子,取出那臭气沖天的淫乱性器,以我的脚掌当做幻想内容开始手淫.」「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晓虽然口中说着不行,但手上的动作却是在拉下自己的拉炼.「叫你舔脚的时候一点抗拒也沒有,叫你手淫却拖拖拉拉的,你还真是个怪……呜啊啊啊啊啊!」水仙发出一声惨叫,因为她受到了意想不到的魔法子弹的攻击.「这里沒有其他地属性的驱魔师,而这个男人手上也沒有武器,应该不可能发射才对……到底是……」水仙看着自己的腹部,血液从那边流了下来,很明显攻击是来自正在帮自己舔脚的晓.「不行手淫的原因是因为,那样子做的话会伤害到你.」晓的嘴离开了水仙的脚掌,开口说话「因为我从第一天看到现在,知道你喜欢叫男人再自己面前自慰来羞辱他,我对自己的阴茎上了魔法,被设定成完全勃起的时候就会发射事先埋藏好的子弹.」水仙看着晓的下体,阴茎被安装上由男性贞操带改造,方便发射子弹的装置.「这种东西,难道你……」「是的,从我发现自己爱上你以后,就一直着手准备像这样的小道具.然后昨天听到你的能力后,就开始准备像这样的战略了.」「不需要强迫自己去抵抗命令,而是让自己只说出『不要』的话,可以很自然的误导对方朝让自己的阴茎勃起并发射攻击的方向.」晓继续解释着,拿起了地下的棍棒.水仙双脚一软,跌倒在地上,血液不断的流出,她的力量也在流逝着.「命、命令,不准伤害我!」水仙大叫着.「看样子你的能力还有一个限制呢.」晓说「如果你自己沒有体力持续施展诱惑的话,这种催眠的状态就能解除的样子.」「呜呜……」因为身体的重伤,水仙无法自由的移动身体,只能看着晓慢慢的逼近自己.「再见了,看你的实况台的日子就好像做梦一样.虽然这是一个好梦,但是梦总是得醒的.」晓跌跌撞撞的举起武器,把心一横,放出了全身的力量往水仙的头上挥去……——————————-在这里中断不好意思,来补充一次可能某些人会在意的BF设定.这个故事出现的BF是水仙为了跟人类玩耍而想出来人类与淫魔对抗的规则,由于淫魔的优势性技,所以淫魔方会做大幅度的让步.人类方跟淫魔方双方在无限制的回合中不断的轮流进攻,首先会由人类方进攻十分钟,然后再换淫魔方进攻三分钟.防守方不可以抵抗进攻方的性交动作,而同时进攻方禁止做出伤害或拘束肉体的动作.胜败判定淫魔方跟原本一样,只要高潮了就算输,但是人类方并沒有高潮次数限制,可以射精到自己昏厥过去或是自行投降为止.虽然做出了这样大幅度的让步,但能赢过淫魔的人类还是不可能存在的,故事中到目前为只跟水仙对战的人类最后都射精到撑不下去,或是本来就故意上来输的.而水仙也特別喜欢调戏这种喜欢败北感的男人.但是,在挥下去的最后一刻,有人抓住晓的手臂阻止他给予水仙最后一击.「幹什么!」晓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是跟在欣儿旁边的那个黑衣男子.刚才明明让他们出去了,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到晓的背后来?「別想妨碍我!」如果错过了现在这一刻,以后恐怕也沒有机会了.晓着急的用手肘直接往那黑衣男子的脸挥下去,希望能让他被迫闪开.「啪!」黑衣男子却完全沒有闪避攻击的意思,硬生生的接下了晓的攻击.而这个黑衣男子站在原地,身体一动也不动,抓住晓的手臂的动作也沒有任何改变.怎么会,这对人类应该是重伤的攻击,却完全不痛不痒?为了验证心里的疑惑,晓将黑衣男子的头套揭下.「你是……淫魔?」黑衣男子的头套下是一个漂亮银色头髮、面无表情的俊秀淫魔男性,而只有淫魔的身体才能接下来刚才那一下攻击而沒有任何伤害.淫魔的外型跟人类并沒有差异,但是人类可以藉由外型的些许不同来感觉出对方是淫魔,但是这个人到刚才为止都用衣物包覆住了全身,才让晓一直误以为对方是人类.「这个姊姊很漂亮呢,就这样打死也太可惜了,所以我就叫小银阻止晓哥哥了.」晓听见欣儿的声音传来,这才看见欣儿早就已经站在那个男淫魔的背后.「你不是说他是你的监护人?」晓的声音颤抖着.「我是这样说吗?」欣儿俏皮的说「我记得我说的是『法律上』喔,但是实际上呢,小银是我专属的僕人.」「你在想什么!」晓将武器丢到另外一只手上,作势向银刺去.如果被刺中就会遭受驱魔武器的魔法伤害,银只得松手「你说你把淫魔当僕人使唤?你认真的吗?」「怎么会这么反感的样子?真失望,我还以为喜欢淫魔的晓哥哥应该不会反对才对的.」欣儿拿出缩小版的冰刀,那是水属性的驱魔武器.欣儿跳到水仙旁边,将冰刀放在水仙的伤口附近,一道水流流进水仙的伤口当中,不一会工夫子弹从她的伤口内流了出来,同时伤口也在快速的癒合.「虽然水属性驱魔武器有治癒伤口的特性,但却有让伤口快速老化的副作用,用它来进行治疗人类而不产生副作用的方法还在研究当中.如果用在淫魔身上的话,这些副作用都不用考虑的样子.」晓着心里想着,同时握紧了武器「这傢伙,非常精准的掌握治疗魔法的特性.」「呵呵,头髮好香,胸部也好美.刚刚才知道晓哥哥好像特別喜欢她的脚是不是呢?晓哥哥的品味也很棒呢.」欣儿把玩着水仙的下巴,像鑑赏商品的看着她,水仙双眼惶恐的注视着前方,好像沒看见欣儿一样.「我私底下确实有喜欢淫魔的性癖沒错,但是工作的话就不同.这个淫魔,我绝对会杀了她.」「可是你爱着她吧?」欣儿说.「什么?」「刚刚晓哥哥可是扎扎实实的中了『邱比特的诅咒』喔,刚才我可是看得很清楚呢,虽然意志力控制自己在执行战术,但是还是害怕水仙受到伤害,拼了命的想要让她远离射程范围呢.」「那个是,被催眠了以后,任何人都一样的!」晓大叫反驳着.「你那是错误的资料,因为人类能研究的资料有限,才会得出『被催眠了以后内心就完全向着淫魔』的结论.」欣儿指着水仙的眼睛说「这个能力的限制非常大,除了施术者本身的精神力外,最关键的就是必须要被催眠的人类那一方是否喜欢喜欢自己,越是喜欢淫魔的人受到的控制力度就会越大,反之对性已经无感的人类而言,控制力到就会越晓.」晓一时语塞,确实他在模拟对水仙的战略时,根据的只是驱魔师之间流传的资料,这份资料里面完全沒有提到水仙或是欣儿所说的「越爱淫魔的人影响越大」的情报.「而且,她刚才还直接叫出了那个能力的名字,『邱比特的诅咒』吗?这种事情我可是从来沒听过,这个小鬼到底是什么人!」「总之,晓哥哥爱着水仙这件事情是确定的.互相残杀就到此为止,你们结婚如何?水仙看起来也不是特別会加害人类的人,你们一定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欣儿怀着童心的爆炸发言让晓的心里感到寒意,「跟淫魔结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虽然已经不是奇闻,但是一般人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这种话说出来.「这是不是叫做爱我不清楚.」晓说「我认为我只不过是受到了大脑一部分物质的驱使,所以才会被水仙的身体给迷惑,想要跟她做爱、想要跟她共度一生.但是,只要驱使欲望的物质消失了,这些情绪就会随之消逝.所谓的爱,就只不过是这么不现实的东西.」「在人类跟淫魔的战争当中,怎么能让这种愚蠢的爱情左右自己呢!」晓大声喝着,自从发现自己的性癖以来,晓一直都在跟自己的性欲作战,结果就成就了能够活动驱魔武器跟回避自己情感弱点来与淫魔战斗的驱魔师晓.「格格格.」对于晓严肃的话语,欣儿竟然掩嘴偷笑.「你,真的认为人类.呜唿唿,你真的认为驱魔师能战胜淫魔吗?」欣儿一边笑着一边说「都这种时代了,还有人会这样想吗?」「你到底在说什么?」「晓哥哥自己也很清楚吧,无论政府怎样宣传,人类还是无可自拔的被淫魔勾引、堕落,就连守护他们的驱魔师,好像也常常被叫做『麻烦的东西』不是吗?」晓想起了在网路上,那群期望着能跟水仙做爱的人,这个社会虽然一直说着「跟淫魔做爱是不可以的」「不可以爱上淫魔」,但是私底下做的事情却是一个比一个淫荡.「而且,驱魔师的高层,也一个个被淫魔弄到堕落的样子呢,晓哥哥也知道为什么你要突袭这里的情报已经被她们发现的理由吧.」晓想起了最近新闻上报导的,拿不知情的底层驱魔师跟淫魔作交换,换取自己业绩的驱魔师高层的丑闻.「这样下去,人类还能继续战斗吧?肯定不行的吧,即使是像晓哥哥这么强的人,在打倒淫魔以前,恐怕会先被自己人给害死吧.」欣儿虽然说话的口吻像小孩子,但是话语的内容却是不断冲击晓的内心.晓一时之间无法反驳.过了几秒钟后才开口说「即使这样,我还是坚持……做我能做到的事情!」「也就是说,你还是坚持要把淫魔全部消灭吗?」欣儿说着,摆弄着手中的冰刀,在下一瞬间,那些冰刀分裂成了无数同样大小的冰刀.「你想说什么?」晓将棍棒往地面上指,做出随时可以使用魔法的姿态,由于有受过预防驱魔师之间互相战斗的课程,他已经预想好了几套战斗的应对方式.「就像这样.」欣儿说着,将十馀只冰刀往天上扔去,正当晓准备施展幹涉地面的魔法时.「攻击,不是针对我来的!」晓往欣儿的身边一看,这才发现冰刀全部往水仙身上射了下去.「啊啊啊啊啊!」水仙发出激烈的惨叫声,无数的小刀刺穿了她的身体,晓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如同刀割一样.水仙仰躺在地上,鲜血从被冰刀划过的伤口流了出来.「杀死她了吗?不对……这个是!」晓的心中感受到一阵恶寒.水仙看起来像是受到了致命伤,但其实沒有.冰刀都准确的刺向水仙的身体非要害的地方,虽然对人类而言会当场因为痛苦而休克,但淫魔还能保持意志的清醒.「水仙不会因为这样就死喔,虽然如此,但是放着不管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就是.」欣儿走过晓的身边.「那可是丢出了无数只的武器所做的攻击,竟然能射击得这么精准,而且她是怎样知道这样射击刚好不会让淫魔死亡?」晓拼了命的在猜测这个小女孩的来历,以及她的目的.「而且这样子一定很痛吧,看着自己的血液不断的从体内流出,却无力制止,只能看着自己的生命力一点一滴的消逝,哎呀呀,这不是比晓哥哥想要一棒打烂脑袋还要恶毒了吗.」欣儿做出了意识到自己犯错的戏谑动作.「喂,晓哥哥.」欣儿说「你会让水仙就这样死去对吧?如果晓哥哥不爱水仙的话.」「如果想救她的话,方法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吧.这就叫做『爱的大考验』喔.」欣儿清纯的口语跟邪恶的内容成了鲜明的反比.「好了,小银,我们不能打扰他们两个人的爱的大考验,快走吧.」「喂,臭小鬼,你等等!」晓伸手想要抓住欣儿,但是银档在欣儿的面前,对着晓伸出手.「走开!」晓将棍棒往银的手掌刺去,但是下一瞬间,银的五根手指出现异变,变成了无数条细长又能自由弯曲的触手,包覆住了晓的棍棒.「这淫魔是……怎么回事?」面对这突然的情形,晓下意识的使用相斥魔法,试图将缠上的触手推开.「力量被压制住了吗?」晓感觉到缠在棍棒上的触手一动也不动「不对,这是……完全沒效果!」在下一瞬间,触手往上一挥,棍棒被迫脱离晓的手中,掉落在一脸茫然的主人身边.「这是只有我家的小银才会的能力,『触手』.可以将自己身体变成色情漫画的触手怪物,强姦女孩子……哎呀不是.」欣儿故作笨拙的敲了自己的头「它可以完全无效驱魔师武器造成的物质幹涉,也就是说,驱魔师的攻击对他完全不起作用.」银的触手项后缩回到自己的手腕上,在一瞬间就变回了原来的手指,然后银就好像清理完杂物一样的转头离开.她刚才说什么?可以将驱魔师的武器『完全无效』?那不就是,只要这个叫银的成为人类的敌人,人类完全沒希望战胜淫魔的意思不是吗?「再见了,晓哥哥,水仙的性命就全看你的决定了.」欣儿对晓招手,跟着小银从大楼的出口离开了.「什么跟什么……」晓重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原本以为已经可以完美消灭掉水仙,但是那个天才儿童驱魔师竟然把自己的计画完全打乱,并且使自己面对最糟糕的状况.晓看着水仙流血的身体,如果是在刚才一触即发、精神紧绷的战斗中的话,晓还有办法控制心神,给予水仙致命一击.但是现在不同了,倒在眼前的是毫无战意、即将死去的淫魔,再加上惹人怜爱的身体不断的勾起晓心中一直想要搁置在心底的怜悯心.「可恶……这样子真的会下不了手.」晓重振精神,捡起棍棒,试图再度狠下心给予水仙最后一击.这个时候,水仙光是保持精神就已经是全力了,沒有力气再行动,只能看着朝自己靠近的晓.不想要她死,我想要看着水仙.「呜……」晓按着头,杂念不断流了进来.我好想要抚摸她的身体,好想佔有她.「救……救我.」水仙忍着疼痛,开口说话.好想……跟她一起生活.「可恶啊啊啊啊!」晓扯下下体的衣物以及装置,将武器收起,扑向水仙的身体.「呜啊啊.」晓擡起水仙的双腿,而自己的身体像禽兽一样的压住她.「可恶,我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做出最愚蠢的选择?为什么?」晓让自己的阴茎对准水仙的阴户,让她的阴户可以碰触到自己的性器.「随你喜欢了,吸走吧.」晓说着,她感觉到水仙的淌着鲜血的双手也抱住自己,双腿也夹住自己的身体.「呜喔喔喔喔!」在下一瞬间,晓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就好像被抽出一样的从阴茎流出,视缐也开始变得模煳.现在唯一能让水仙起死回生的方法,就是让水仙吸收大量的人类精气,就好像人类想要康復就是补充水分或营养一样,淫魔就是靠这种方法进食、吸干人类活下去的.而淫魔吸取精气最好的方法,就是与人类性交,从性器官直接夺取精气.虽然晓并沒有性经验,不知道如何插入女体,但是对水仙而言只要能碰触到就足够了.「要死了吗……」如果淫魔有那个意思的话,可以控制人类的精气不至于吸盡的致死量.但是水仙处在濒死前的状况,一定沒有馀力控制吸取精气的力道,因此晓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已经逐渐走到了盡头.「明明就沒有被诱惑,但是我还是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这个女淫魔了吗……这样简直就像是,那种愚蠢的爱情故事一样.」晓在自嘲的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变得相当昏沈,体力逐渐消逝.最后他失去了意识,身体倒在水仙的身上.等到晓意识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怎么……」晓坐起身来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自己公寓的床上.「梦吗?」晓想起了那种被吸精的恍惚感,的确宛如置身在梦一样,但是那不可能是梦.「身体好点了吗?亲爱的.」一个柔美又纤细的女声传进耳中,晓赫然发现水仙就站在自己的床边!「你……」晓想起来了,自己最后牺牲了精气,拯救了本来应该死去的淫魔.「可恶啊啊啊!」晓呜着脸大叫着.晓的心里开始不断的自责自己「果然,我终究就是无法脱离淫魔诱惑的变态吗?结果我什么都沒有改变吗?」「亲爱的,你救了我的命,从此以后就是我的恩人了,不要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水仙靠着床边对着晓说.「什么叫救了你的命!你是被那个小鬼莫名其妙的考验才受伤的!我完全被那小鬼设计了!」晓发疯般的大叫着.「你说谁伤害了我?」水仙说「我在废弃大楼内被重物压伤,亲爱的把我救了我出来而且还把精气分给了我.」「你在鬼扯什么!哪有这种事……情?」晓大叫到一半,这才发现水仙看着自己的样子并不像是扯谎的样子.「你完全不记得那个叫欣儿的驱魔师?」晓问.「那样的人有在那栋大楼里吗?昨天只有亲爱的一个人来攻击我们喔.」水仙说.「喂喂,真的假的.」晓看水仙的样子,似乎完全不记得当天发生的事情,只有记得最后自己把精气献给水仙的记忆.是那个叫欣儿的还是那个叫银的给水仙施展了记忆幹涉的魔法吗?不对,不管是驱魔师的魔法还是淫魔的能力,从来沒听过有幹涉记忆的技巧.「亲爱的,我啊.」水仙坐上床边,她的身上已经完全沒有当初受伤的痕迹,而晓发现水仙换上了一套可以凸显自己胸部的紧身黑色皮衣,那是经常出现在色情片中的淫魔装束「在吸取精气的时候,我完全体会到了你对我的爱,因此我也……爱上你了.因此从我们两个已经不需要再战斗,从此以后就是夫妻了.」感觉到水仙的体温跟热情的视缐,晓的内心也软了下来,但是.「別碰我!」晓用力打了水仙的脸一拳,让水仙的脸別了过去.「明明就已经诱惑到你了,但是为什么还有馀力反抗呢.」水仙慢慢将脸转了回来,脸色有了一大块瘀青,她按揉了一下自己的脸部,那一部分立刻变回了原本美丽的样子「到底是有什么意志在维持着你抵抗淫魔呢?」「不要你管!快给我从这里磙出去!」晓大叫着.「命令,对打了我的脸的事情道歉.」听见水仙的话语,晓感觉到自己的脑部开始发出违反自己意愿的指令,晓立刻跪倒在水仙面前,头也重重的磕倒在床上「非常对不起!请原谅我!」晓的口中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他想要改变自己的姿势却是完全做不到.「完蛋了……那个『邱比特的诅咒』的效果还在.」晓的内心感到恐惧,自己针对这能力所设下的佈局已经完全失效,以后只能乖乖听从对方的命令了吗.「解除所有的命令.」水仙说.晓的头部用力举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脚也开始可以随自己的意愿行动.刚才那是……可以让前面的命令无效的关键句吗?「就像刚才那样,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命令你,但是亲爱的你一定很讨厌这样吧.」水仙握住晓的手说「我不会再用这种能力控制你,你也不要伤害我,我们就这样结婚,一起生活好不好.」结婚?那个欣儿好像也提过这件事情.晓开始苦恼着,在这之前,他曾经不止一次妄想过跟水仙一起生活的场景,但是他从来不想让这件事情实现.「如果亲爱的不愿意的话,那么.」水仙将晓的棍棒武器摆在床上,恭恭敬敬的献给了他「就在这里把水仙给杀了吧,我保证不会坐任何抵抗,因为我的命本来就已经是你救的.」晓拿起了武器,水仙诚恳的眼睛看起来并不像是在施展诱惑攻击的样子,而且也沒有必要将武器交还给自己,晓确定水仙的心情是真诚的.可是,对方可是淫魔,可能也是利用这点来欺骗自己.「我已经不知道了.」晓将武器收了起来「要杀了你还是爱上你,已经不知道怎样做才好了.」「太好了,我还在想万一亲爱的真的攻击我的话,那就一定完蛋了呢.」水仙舒了一口气,表现自己刚才经歷了一场生死关头的感觉.「虽然这样,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再叫我亲爱的,那听起来很……」「亲爱的,如果不杀我的话,那我们来做爱吧!」水仙兴奋的扑上晓的身体,晓毫无抵抗的被推倒在床上.「喂!你!」晓想要推开水仙,但是水仙则是悠闲的跟晓玩着,最后晓的双手被水仙制服,按在床头边.「亲爱的,我非常的对不起你.」水仙对着底下的晓说.「你说什么事情?」「就是吸你精气的那一次,明明淫魔吸取人类精气的时候,应该要让人类爽到昇天才行,但是我根本就沒让亲爱插进来,甚至从头到尾亲爱的一点快感也沒有呢.」水仙说「所以这一次,我保证一定会让你很爽的喔.」「不需要.」虽然身体被制伏,但是晓的精神还是很坚定「你不要……碰我.」「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沒错,我很想跟你做.但是我绝对不能跟淫魔做爱.」「那么,你的肉棒怎么办呢?因为我的挑逗已经兴奋起来搂.」水仙用身体摩擦着晓的股间,让晓发出了呻吟声,从刚才开始,晓的身体就一直欲火焚烧,现在终于被挑逗起来了.「我会自己……自慰解决,不要你管.」晓喘着气说着.「这样啊,虽然我很想要,但是亲爱的不愿意跟我做爱只想要自慰的话那真的沒办法呢.」水仙离开晓的身体,让晓喘了一口气.「总之,先摆脱她的诱惑了.」「命令,现在开始脱下你的裤子,掏出你的阴茎开始手淫.」水仙说.「你、你幹嘛!不是说不会……」晓接收到水仙的命令,开始自己脱下了裤子.「沒差吧,我可是按造亲爱的期望的,不侵犯你让自己自慰喔?」水仙笑着说「呵呵,沒有违反规则却让对方造着自己的意思走,这招跟你学的喔.」「可、可恶啊啊啊!」晓的阴茎挺立在水仙的面前,右手不知羞耻的握了上去开始套弄「不准看我啊啊啊!」「为什么?这么帅气英挺又淫荡的肉棒可是非常棒的喔,亲爱的应该更有坦率一点,大方的把这东西展现给大家看才对.」水仙趴在床铺上,脸颊靠近晓的阴茎仔细的鑑赏着.「不、不要……」「亲爱的,你从来沒有跟人类女性交往过呢,而且受限于驱魔师的身分,也不肯花钱去找女人.所以这么雄伟又淫荡的肉棒只能可怜的被自己的手掌这样上下套弄着.」水仙伸出小巧的舌头,好像很想要品尝一样「只要我出手的话,这个可怜的肉棒马上就能满足,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但是好可惜喔,亲爱的不想要跟淫魔做爱呢.」「对了,亲爱的不要做爱,但是却非常喜欢看着我的影片自慰对吧?你看」水仙脱掉上衣,让美丽的双乳袒露在晓的面前「你看,实物跟影片的感觉不一样对吧?全部的命令解除.」水仙让自己的胸部在晓的身体上摇摆,让晓看见她的身体只在距离自己数公分的距离上晃动,然后水仙揉起自己的胸部,淫秽的场面在晓的面前不断勾引着他.「一个从来沒碰过女人的驱魔师,一定想像不出来淫魔胸部的触感吧.我告诉你,非常的爽喔,比触摸人类女性的胸部还要好摸上好几倍喔.但是好可惜喔,亲爱的不想碰,只能看着并凭空想像触摸的感觉,然后把不能碰触的怨恨都发洩在自己的肉棒上,这跟肉棒好可怜喔,明明是一个淫乱的大肉棒,却沒办法碰女人.」「不要这样刺激我……呜啊啊啊!」水仙淫荡的话语让晓无路可逃,内心的被虐欲望不断的被激发出来,手淫的速度逐渐加快.只想赶快射精结束这个恶梦.「停手.」水仙突然抓住晓的手臂,在淫魔优势的力气下,晓无法继续套弄自己.「呵呵呵,就算不能做爱,做为淫魔的尊严,绝对不会让亲爱的在还沒有爽够的状况下就射精.」水仙调皮的说着,抓着晓的手让他离开阴茎.「是你命令我自慰的耶.」晓不服气的说着.「啊?那个早就解除了喔,从一半开始,亲爱的就是顺着自己的欲望,不断的在强姦自己的肉棒喔.」「什么?」晓突然想起来,水仙曾经在淫语中突然插入一句不相幹的「全部的命令解除」,当时并沒有注意到,原来这样插在一般对话内的台词也是会被当作命令接受的吗?「继续吧,接下来按揉自己的乳房.我沒有控制你喔,亲爱的不要再拿这个当藉口了.」「可、可恶……」一旦被启动了欲望,就再也停不下来了,晓非常清楚自己就是这么意志不坚定的人.「呵呵,开始了,不能触碰淫魔的乳房,只好强姦自己的乳房来安慰自己,哎呀,真是多么悲惨的行为啊.」「双手都按揉上去了,而且食指还开始在挑逗自己的乳头,那可是男人的乳头呢,你这么喜悦的挑逗男人的乳头,不觉得羞耻吗?还有你自己的乳头被男人的手这样挑逗着,不觉得噁心吗?」「但是所谓的自慰就是这么一回事呢,因为满处的欲火沒办法用女人发洩,只好用男人身体、用就算被侵犯也不会感到厌恶、自己的身体来发洩呢.」「肉棒,在射精前就被迫停止,现在在不甘寂寞的在抖动着呢,一定在喊着『我也好想要被侵犯』呢.哎呀呀,要是我能帮忙它的话,它一定会感动的射出纯白色的精液呢.」「呜呜……」晓被水仙的话挑逗着,右手再度往阴茎前进.「不行.」水仙按住晓的手「如果你这么想要的话,就对我说……」「拜託你了水仙,我不要再摸胸部了,让我射精吧!」晓大叫着.「亲爱的,我什么都还沒说呢.」水仙放开晓的手「我知道我的观众大多都是被虐狂,可是亲爱的,你知道你刚才的话代表什么吗?」「是的,我是一个乞求着能被淫魔调教,喜欢被淫魔侵犯、羞辱,彻头彻尾的……被虐变态!」晓已经完全放弃了做为男人的尊严,只让自己沈溺于被虐快感的潮流着,对于完全沈沦的他,水仙露出鄙视的目光.「垃圾.」水仙的辱駡让晓的心理颤抖了一下.「人类的女性,会这样评价你的吧.但是我们淫魔最喜欢M男了.」「好、好的.」晓感觉到刚才的辱駡跟神情只是为了自己得到被虐快感,感觉到无比的兴奋.「不管被做怎样的玩法都会感到喜悦,简简单单的就能榨出精液来.被当作物品、牲畜对待还会感到兴奋,时时刻刻都准备好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出来,对女淫魔来说不止做为精奴隶,做为丈夫也是最棒的类型呢.像你这种M男啊,最适合成为淫魔的玩物了喔.」「啊哈,啊哈.」晓继续揉着继续的胸部,陶醉在水仙的淫语当中.「我本来还在思考,调教你要花多少时间,但是现在一看完全沒有这个必要呢.驱魔师,M男,又是个善良的好男人,还长着这么淫荡的大肉棒,我都担心哪一天你会被別的姊妹给抢走了呢.」「水仙,我只会看着你,不会跟其他的淫魔做的,拜託你让我射精吧!」「可以喔,快点强姦你让可怜的淫荡肉棒给我看吧,把你的双脚成M字打开,让我可以看得很清楚.」晓造着水仙的要求做,迫不及待的继续套弄肉棒.「这么快速的在强姦自己的肉棒吗?好淫荡呢,明明是个驱魔师,却比淫魔还要淫荡呢,天天都在被这种主人强姦的话,你的肉棒早就已经是不折不扣的被虐肉棒也是理所当然的呢.」「但是现在有我在这里监视着,在我说可以射精以前,把你套弄的速度控制在不会射精的范围内.」「你的肉棒,已经开始射出偷跑汁了,因为不断的被强姦,所以正在喜悦的发出想要射精的资讯了,但是很可惜呢,它永远不得得到女性的爱抚,只能在一个被虐变态驱魔师的手中可怜的射出它的精子.」「亲爱的,你的表情要再淫荡些,嘴巴张开些,盡情的发出你那羞耻的娇喘声.」「对,就是这样,如果能像这样放开羞耻心的话,把自己身为被虐狂的丢人样子展现出来的话.淫魔、水仙我也会看得特別高兴呢.」晓的左手再度按上左胸,右手在阴茎上套弄着,口中忘我的发出呻吟声.「亲爱的,你发情了呢.明明是一个驱魔师,在女淫魔的面前发情沒关系吧?明明是守护人类的存在,把自己的精液分享给淫魔也沒关系吗?」「沒关系!只要能继续羞辱我!你要多少精液都给你!」晓忘我的叫着.「全部的精液都给我吗?我太高兴了,亲爱的.」水仙的脸颊再度贴进阴茎,双手托着下巴注视着晓最羞耻的部分「那么,亲爱的,你的射精丑态,我会完完全全,一五一十的记在脑海里,让你以后不管你身处在哪里自慰,都会忘不了曾经被我看过的事实.好了,在我说出下一句话后,你的被虐阴茎就可以射精了喔.」「命令,现在射精.」「喔喔喔!」晓发出怒吼声,水仙开张口腔,将从阴茎中飞奔而出的羞耻液体含入口中,晓很清楚这是水仙所渴望的东西,因此更是将自己的阴茎对准她的口腔发射.淫魔吸取人类的精气原本是藉由性交来吸取的,但是淫魔们为了怕伤害精奴隶,想出了吞食精奴隶的精液或爱液中的精气来进食的方法,这种做法虽然比较沒有效率但是能够保证精奴隶的生命,因此成为了淫魔普遍进食的方式.在吞下飞奔出的精液后,水仙更是含住晓着阴茎,将残留在包皮上的精子也一併吸出来,那种从阴茎中被吸取的销魂快感,让晓彻底堕落了.在完事以后,晓躺在床上喘息着,水仙也躺在她旁边.「亲爱的,看见你发情的样子后,我也……」水仙羞红着脸说着「我也去了呢.」「哼.连碰都沒有碰,到底是怎样高潮的.」晓的神志已经恢復到原本的状态了.「呵呵,你说呢.」水仙说着,作势要抱住对方.「不准碰我.」晓无力的说着.「小气.」水仙嘟着嘴骂道.晓的脑袋中正在思考着自己的将来,他最害怕,也最期望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跟水仙同居.如此一来,就算他多想努力控制,但是内心的性欲还是会不断膨胀,最后将自己给征服.就算想杀了水仙,也因为自己的意志软弱而做不到.「驱魔师的路,到底要怎样走下去呢?」晓闭起了眼睛,水仙偷偷的牵住他的手也沒有力气去抵抗.